首页 > 文化 > 文坛往事 > 正文

郑永年:经济民族主义之下的国家竞争

文章来源:[db: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9-15 17:46:11

《IPP评论》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IPP)的官方微信平台。


F017C9ECB08FF9471835280B5F7C85B88CAC61E8_size30_w752_h425.jpeg


从各个方面来看,仅仅从经济因素来看,这一反全球化浪潮对许多国家来说可能是一种纠正,而不是真正的倒退。(资料来源:互联网)


592E5DB2CA4299F89E1EC299EA64329BD1CB0473_size2_w640_h42.png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经过几十年的全球化,世界迎来了一股强大的经济民族主义浪潮。


经济民族主义导致很多主权国家政府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给世界经济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虽然人们可以谴责经济民族主义的兴起,但从历史上看,经济民族主义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各国所需要的。


全球化不一定是一个单向的过程,而是一个进步和倒退的过程。人们需要具体分析倒退的性质。有时倒退是为了更好的进步。


从各方面看,这一波的逆全球化,单就经济要素而论,对很多国家来说,可能具有修正性质,而非真正的倒退。


全球化给主权国家带来的挑战在于财富的创造和分配之间的矛盾。全球化在全球范围内促进了生产要素的流动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从而在过去几十年中创造了大量财富。


然而,全球化至少在两个层面上给参与全球化的国家的社会和阶级带来了巨大变化。


世界经济表现出“独享”特征


首先,资本和技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导致了政治和经济的混乱,也就是说。


资本和技术失去了传统上的“主权性”


(政府传统上对自己的资本和技术拥有主权)。简而言之,这是福特工厂时代的一个特征。在这个时代,有了技术,工厂就可以建立起来。有了工厂,就可以获得工作和税收。就业促进了人口从工人阶级向中产阶级的演变,而税收赋予政府提供更多社会服务的权力。


在全球化时代,情况不再如此。即使有技术,技术和资本也能流向外国劳动力和土地便宜的地方。一旦技术和资本流出,这个国家就会失去工作和税收。没有就业和税收,社会和政府将会出现问题,如失业人口增加、中产阶级减少、政府无力提供社会服务和社会不稳定。


其次,收入差异加大,社会越来越分化。


全球化创造了大量财富,但财富却流向了少数主宰全球化进程的人。如果将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其他技术主导的知识经济时代的因素考虑在内,财富的集中甚至更加严重。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今天的经济已经完全失去了福特经济时代的“共享”特征,并显示出自己是“排他性的”。


贸易保护主义即经济民族主义


如果各国政府能够应对全球化和技术带来的挑战,全球化就可以像往常一样继续下去,而由于财富急剧增加等因素,全球化将继续加速。但问题是,迄今为止,各国政府几乎无力应对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带来的挑战。这不仅导致成为全球化受害者的社会群体的抵制和抵制,还引发了“全球化是否太过全球化?”两者的结合创造了今天人们正在经历的“反全球化浪潮”。


尽管许多国家继续在话语层面谈论全球化,但它们在实际政策中选择了经济民族主义。


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盛行的贸易保护主义,就是经济民族主义的体现。


在贸易保护主义下,世界市场变得越来越分散。贸易战是由政治力量驱动的,任何经济体,无论大小,都无法避免其负面影响。当今世界经济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没有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和中国)有能力来稳定世界市场,但所有国家(无论大小)都可以为世界市场注入巨大的不稳定因素。”经济民族主义如此普遍,不仅因为各国政府采取了经济民族主义政策,还因为各国企业开始要求本国政府在不稳定的国际市场下保护企业。这与政治领域没有太大不同:在国家间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如果要避免冲突,所有国家都必须不要太“自私”,而要考虑其他国家的利益。然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因为一旦国家之间出现紧张局势,所有国家国民的国际主义就会急剧消失,民族主义就会急剧上升。


大国开放是“公共品”


今天西方贸易保护主义的根源,在于这些经济体(尤其是美国)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变得不可持续。


在学术界,许多学者将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归咎于大国(尤其是美国)未能提供这样的“公共产品”。但这里的大前提是大国必须拥有这样的能力。因为没有一个大国有能力单独提供如此大量的“公共产品”,这种能力还应该包括这个大国协调其他国家经济行为的能力。


然而,问题是一旦经济民族主义盛行,国家就会倾向于保护自己,变得自私。国家间的协调将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困难,甚至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大国愿意,他们也会感到无能为力。如果大国自己选择经济民族主义,国际经济合作将是不可能的。今天中美关系就是这种情况的反映。


没有这种能力,各国将选择“次优”计划,即稳定国内经济形势,实现国内可持续发展,并在稳定国内发展的前提下重新考虑全球化问题。


尽管这种选择是“次优的”,但它是现实的,因为与超出自己能力的“最优”选择相比,它是可行的。事实上,像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庞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最大贡献在于其内部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对世界经济如此重要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其巨大的市场和内部稳定的发展,所以人们说美国的稳定几乎就是世界的稳定。相反,


全球化是资本的本质


首先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推进全球化。


换句话说,经济民族主义已经变得流行起来,并且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势头。尽管各国仍在努力呼吁扭转这种局面,但事实上许多国家将选择关注内政。从这个角度来看,不难理解今天的反全球化。


许多人开始担心未来的全球化,甚至认为世界经济将从全球化走向终结。尽管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但悲观主义是不必要的。原因也很简单。许多因素继续推动全球化。


其次,很多传统上出口导向的较小经济体,更需要依靠全球化来生存和发展,它们联合起来也在推进全球化。


中国习近平主席一再表示,中国将继续推动全球化。这样做,中国当然符合自己的经济发展需要。经过几十年的经济改革开放,中国已经从资本短缺经济转变为资本过剩经济,中国资本“走出去”成为必然。


多年来,中国一直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全球化,包括“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银行等。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者,消费大量的外国商品。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放弃或退出中国市场。除了中国,日本和印度等较大经济体也需要继续全球化。


再次,即使今天趋向于搞贸易保护主义的一些国家,包括美国,它们的行为也可以理解成为内部整顿好之后再出发。


虽然他们有时感到不知所措,但他们也是一股力量。


“内部优先”是各国的实际规则


全球化基本上是由资本驱动的。政府可以加快或减缓全球化,但很难消除全球化。资本的本质是全球化。只要美国和西方仍然是资本主义国家,全球化就一定会继续。全球化不是一个是否有任何东西的问题,而是速度有多快的问题。


“内部优先”都是今天各国遵循的实际规则。


因此,经济民族主义并不意味着全球化会消失,但经济民族主义的兴起确实意味着国家间的竞争或国际竞争格局的变化,即从国际层面的竞争到内部制度的竞争,并通过重塑内部制度来重新加强其外部影响。


全球化严重影响了各国的内部制度,包括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和分配结构。无论哪个国家公开宣称。


中国对世界经济的最大贡献在于内部的可持续发展。


今天,无论是限制还是鼓励外资和技术的进入,吸引国内资本和技术的回流,减税,改善分配制度还是重新扩大中产阶级,都是为了加强国内体系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西方国家正在这样做,中国的政策无法避免这一总趋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从全球化进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由于它与世界经济的密切关系,它将


事实上,也可以说“内部优先”一直是中国领导人的世界经济哲学,因为中国领导人一直强调“中国结构性改革举步维艰”内部发展在能够为世界经济做出贡献之前是可持续的。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这尤其表现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关系上,两者之间是一种很不对称、很不平等的关系。


如果新一轮的竞争是内部系统的竞争,那么对中国来说挑战是不小的。一方面,如果关注内部发展,就必须努力改善内部经济和商业环境。对中国来说,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内部结构改革。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金融领域更是如此。


虽然民营企业在国家法律和意识形态上都获得了合法性,但这种合法性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消失了。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对民企来说,法治建设表现得更为迫切。


国家控制和垄断金融,国有银行都是大银行。国家银行为大型国有企业服务。尽管政府通过行政甚至政治手段“强迫”国有银行为私营企业服务,但并没有产生任何好的效果。原因很简单,因为两者完全不对称,国有银行没有动力为私营企业服务,尤其是中小型私营企业。这需要进行结构改革,建立大量中小型国有或私营金融机构,为中小型私营企业服务。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尽管存在保护私人经济的法律,包括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但法律往往停留在纸面上,难以实施。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无论如何,如果你意识到经济民族主义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意识到此时在制度建设中应该做什么,从长远来看,你不应该把经济民族主义视为一件消极的事情,更不用说撤退了,而是


要利用这段时间,通过内部方方面面的改革,强化自己的制度竞争力,为了未来更好、更有效的发展。


D7C787EAFA3B989438C6E5FFDFF261A72FC719B0_size24_w640_h20.gif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联合早报》,经作者授权。


编者:IPP传播


微信账号:IPP-点评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IPP)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知识创新和公共政策研究平台。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友莫明道捐赠了该基金来创建它。IPP研究团队围绕中国体制改革、社会政策、中国声音和国际关系开展了一系列研究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知识创新与政策咨询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IPP的愿景是建立一个开放的知识创新和政策研究平台,成为世界领先的中国智库。


微信账号:IPP-点评


国家高端智库


中国情感国际视野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大国。近年来,虽然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即中速发展阶段,但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在30%以上,主要是由于其内部发展稳定。

2019年热点推荐:2019年5月,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公安局接报获悉,辖区有多人在万博体育赌球活动中参与名为“澳门赌球网”的yy赌球网络赌博活动。牡丹江农垦辖区一居民因参与该赌博,卖掉了房子,一家5口无家可归。国内10多个省份都有参赌人员,有人因参与该赌博损失上百万元,有的赌徒甚至逼迫自己女儿卖淫挣赌资。   警方了解到,这个网络赌博活动针对中国境内,菲律宾赌博集团“博定宝娱乐”为幕后操纵者。“鸿胜国际”旗下“淘宝赌球娱乐”/亚博国际/豪博娱乐城/淘宝博娱乐城/manbetx官网/吉祥坊官网/万博体育/万博国际/盈丰国际/百乐门娱乐城/淘宝博娱乐城/优游娱乐平台,“博定宝”等专门在中国境内招募内蒙古时时彩网上赌球人员赴菲担任龙虎机pk10赌博机构客服,针对中国网民开设网上赌场皇冠网址大全。参赌人员汇款的银行卡必须为中国境内的银行卡。目前,警方已抓获新利如意娱乐、内蒙古时时彩、凤凰平台、万博体育嫌疑人125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